恒达主管 面对着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严重拖欠,有人寄希望于提高电力附加,有人寄希望于发国债,也有人想着国家从财政资金中拿出一笔钱给行业“解解渴”,还有人等着进“目录”……关于补贴,行业中每天都有人在讨论。由于严重的补贴拖欠,顶着资金压力苦撑的光伏企业,很多已走到悬崖边缘。融资难、现金紧、债务爆雷连环冲击下,大批民营企业只得靠变卖电站以求续命。


财政部明确补贴拖欠无法有效缓解 光伏企业如何应对爆雷危机?


恒达主管 现如今,这条路也变得崎岖不堪——收电站的国企开始挑肥拣瘦,等着危机再深重一点,或许可以价格更低呢?


恒达主管 在这背后,是微妙的心理变化。电站卖方憋着不明说,但买电站者心里清楚透亮:存量光伏电站补贴拖欠已是无解,财务报表上看着漂亮的应收账款,实际已等同于“坏账计提”。


戳破存量电站补贴拖欠无解的“肥皂泡”:光伏企业如何应对爆雷危机?


当存量电站补贴的“肥皂泡”被戳破,光伏企业连环爆雷的时刻就不远了。是时候大家一起坐下来,找到一个现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了!


“无解”的存量补贴漏洞


不可否认,行业发展之初,持续的补贴激励与政策扶持,确实大大推进了光伏技术进步及产业规模提升。但随着光伏行业变成“大孩子”,补贴资金就开始捉襟见肘起来。


财政部明确补贴拖欠无法有效缓解 光伏企业如何应对爆雷危机?


恒达主管 根据全国人大执法检查组的最新通报,目前可再生能源征收总额仅能满足2015年底前已并网项目的补贴需求,“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


恒达主管 这些存量电站的补贴拖欠,如今已经成了“黑盒子”,成了无人想管、无人敢管的“弃儿”。从相关主管部门的公开表态看,在当前条件下,短时间内解决存量补贴拖欠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恒达主管 例如,今年10月,财政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9258号建议的答复》中明确否决了业内热议的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标准、发行特别国债以补充补贴资金的方式,同时表示,只能通过简化拨付流程、放开市场交易、加强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力度三大措施来推动解决。


明眼人可以看清楚,这三大措施基本上属于隔靴搔痒,没有打在点上。而否决掉的两大措施,才是立竿见影可以解决问题的。但在现实情况下,这两大措施没有人愿意去冒风险拍板推进。


“无解”之下,光伏企业只能死等。截止2019年9月底,光伏发电累计装机190.2GW,进入前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的光伏电站规模共计约50GW,仅占总装机规模的26.3%。第八批目录将列入2018年6月30日之前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业界是翘首期盼、望断肝肠,但依然没影,有消息说最早要到2020年1月份开始申报了。


恒达主管 在这样的情况下,光伏企业是一脑门子官司转不开:已经并网许久的,担心何时能入补贴目录;进入目录的,操心什么时候能拿到补贴;拿到补贴的,忧愁还不够还欠款……


补贴拖欠问题,已经成为光伏企业头上最大的一颗雷!


企业连环爆雷预警


恒达主管 众所周知,能源行业是重资产、长周期、低回报的公用事业投资,需要依靠不间断现金流来支撑前期巨大的成本投入。在光伏电站盈利链条中,一旦现金流出现问题,势必影响到整个项目的合理收益与融资安全。


现实问题就在于,尽管不少企业财务报表非常靓丽,但一旦揭开现金流的盖子,就会发现现金流承压已久已达压力阈值。综合各年度情况来看,补贴在电费收入中所占份额为55%-80%。在补贴整体支付不到位的情况下,新建光伏电站的现金流仅为正常值的20%-45%。


如此一来,企业所持有的电站数量越大,资金压力也随之增大。数据显示,多家拥有大规模电站业务的企业补贴拖欠规模均超过百亿。以民营企业中持有电站数量最多的协鑫为例,截至目前,其补贴拖欠规模已达122亿。


可以简单算一笔账,企业补贴拖欠规模若达到100亿,则每年至少因此损失十几个亿:按照3-5%的利息收入来算是3-5个亿;为了筹措资金,很多光伏企业只得靠借款甚至是高利贷,按照5-10%的融资成本算是5-10个亿。现实是,很多上市光伏企业整个一年都赚不到10个亿。因为补贴拖欠,很多企业拼命赚的钱,还不够填窟窿。


实际上,更多的民企电站运营商处境可能比外界了解的更加糟糕。在资金链断裂、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债务爆雷的持续冲击下,很多业内人士预计,最快在2020年一季度,大批光伏企业将陷入集体断供、停工、破产的死亡深渊。


由于政策不可预期而形成的非正常洗牌,将对整个行业造成不可挽回的致命打击。如果出现连环爆雷,补贴危机将会转化为偿付性风险,多米诺骨牌倒下第一个,很可能会造成全盘倾覆。


能否共担风险、共度危机?


解决存量电站补贴拖欠迫在眉睫,抱怨与纸上谈兵,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如今“火烧眉毛”的光伏行业已经也等不起了。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化解危机的现实办法。


在危机面前,需要全行业的守望相助、风险共担。


恒达主管 其一,对于民营光伏企业来说,在危及存亡的时刻,最紧要的问题是解决现金流问题,避免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的极端情况。此时企业须当认清现实,放弃靠“宰一个大的”就能一次解决问题的幻想,也不要再对优质资源“藏藏掖掖”,增加交易难度,降低交易效率。要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其次,必须尽可能拓宽融资渠道,在内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找到外部输血来源。


其二,对于国企来说,投资时谨慎决策无可厚非,但作为同时具备商业性和公益性的特殊主体,在行业坠入寒冬时,更应该避免趁人之危的挑肥拣瘦和压价行为,有能力的情况下主动承担责任。并且在签订协议之后,要依法履行协议和合同,避免发生违背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真实意愿或在约定的付款方式之外以承兑汇票等形式延长付款期限。


其三,对于电网企业,则需要根据可再生能源优先发电电量计划和市场交易电量计划,编制发电调度计划并组织实施,切实保证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上网。其次,电网建设应适应可再生能源利用状况,避免因电网建设滞后,输电通道不足而造成的弃光损失。同时,由于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与用电负荷区的不平衡,解决行政区域间壁垒,缓解可再生能源异地消纳矛盾同样迫在眉睫。


恒达主管 其四,对于政府主管部门,此时必须强调的是,光伏行业已经等不起也拖不起了,“保守治疗”的方案已然不适合行业现在的病情,开拓思路提出解决存量项目补贴缺口卓有成效的新办法,尽早割掉威胁行业发展的“毒瘤”才是当务之急。


面对补贴拖欠,有的企业和从业者,对行业产生了“恐惧”心理。但其实,在2019年竞价光伏项目不拖欠补贴、平价时代逐渐到来之时,新的电站现金流将会更加稳定。在这个时间进入光伏电站投资不失为一个好的时机——很多企业也已经重新评估存量电站的资产处置以及新电站的发展模式。


文章来源: 北极星电力网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